三明的這位“馬路天使”,你認識嗎?

來源:大田縣融媒體中心編輯: 查看數0評論0

這些天,丈夫陳君出差辦案,宋建芬一邊在駕管窗口忙碌著,一邊又要料理兩個孩子。


宋建芬是交警,丈夫陳君是刑警,夫妻倆是大田縣公安局的一對“80后夫妻檔”。他們舍小家顧大家,無私奉獻,被省婦聯、省衛健委推選為“2020年度福建省抗疫最美家庭”,被省總工會授予“2020年‘職工最美家庭’”稱號。



 笑臉就像向陽葵

宋建芬在車駕管中隊窗口,領著一群輔警小姐妹,負責大田縣摩托車駕駛員培訓、小車的理論科目考試、扣分重新培訓的滿分學習、5個駕校駕駛人的安全宣傳教育等業務。大田縣在冊機動車輛7.5萬余輛,駕駛員10.6萬余人,每年僅摩托車新注冊掛牌就有6000多輛,每天來窗口辦理業務的人員不下100人。


11月11日,窗口的時鐘顯示,下班時間已經到了,但大廳里還有幾個來辦事的人未走。宋建芬沒有拉下窗口,而是繼續接過遞進來的材料,耐心地幫大家把業務辦完。她對同事說:“多一些理解吧,有些人可能是從鄉下大老遠趕來的,我們能辦理的都盡量辦?!?nbsp;


信息化時代,很多業務都是通過手機端口操作,年齡大的人不太會使用智能手機功能,宋建芬不厭其煩地引導;面對前來繳納罰款的人員發牢騷,她笑臉相迎。


在中隊,宋建芬是業務能手。2019年11月,她參加市公安交警業務技能競賽比武,獲得機動車查驗布控崗位第一名,被市總工會授予“三明市五一勞動獎章”。


“馬路天使” 



每到周末,宋建芬都會帶隊上路執勤,檢查交通違章、宣傳道路交通安全。


一次,一輛小車在路上行駛壓線,宋建芬上前示意停下。駕駛員是個小年輕,看見執勤的是年輕女警,就大喊大叫。他自以為,這是雞毛蒜皮的小事,宋建芬在小題大做。


車上載著人,旁邊停了其他車輛,許多群眾圍觀。小年輕蠻不講理,顯然是由于放不下面子。宋建芬好聲好氣地讓他先坐下來,再慢慢說。


“可是他不聽,又沒有其他理由?!?nbsp;宋建芬任由他把情緒發泄完,等平靜了,拿著他的駕駛證說:“你的證件,準駕車型為大車?!?nbsp;駕駛員都知道,根據相關法律規定,大車證只要被扣分,哪怕只是1分,都要重新學習。


宋建芬和顏悅色地跟他說:“現在我不扣你的分,給你一個警告?!彼谓ǚ疫€告訴他,交警上路執勤的目的不是為了罰款,“是要讓你意識到,違反了交規不僅僅是接受處罰,而是希望你改變不好的駕駛習慣,避免安全隱患?!?nbsp;一席話,讓年輕人服了。


“那個年輕女交警對誰勸導都很耐心?!瘪{駛員和路人稱贊,宋建芬是“馬路天使”。


一顆“天使之心” 

調到交警崗位前,宋建芬在派出所做過實習戶籍警,在看守所做了5年的管教。不論在哪個崗位上,她都有一顆“天使之心”。


2011年,宋建芬大學畢業,簽約中國核工業第五建設公司,這是一份很不錯的工作。但是父母覺得離家遠,希望她回到身邊,于是這位孝順女孩就報考了大田縣公安局公務員崗位。


在看守所上班時,宋建芬遇到一個因產后抑郁傷人的女犯人。“剛來時,天天喊自殺,那眼神很無助、很冷漠、很空洞?!彼谓ǚ艺f。為了幫助女犯人重塑對生命的熱愛,宋建芬認真閱讀了案情資料,每天主動找她聊天,給她鼓勁,做思想工作。


“女性在押人員是一個特殊群體,了解她們的故事,常常會生出哀其不幸、怒其不爭的無奈?!彼谓ǚ艺f,“我實在希望盡自己的力量,能夠幫助她們有所改變,走出高墻后有新的人生?!?nbsp;


在宋建芬用心開導下,這名女犯人精神狀態明顯好轉,不再喊著要自殺了。


還有一個在押人員是單親媽媽,因為涉嫌非法集資被逮捕。關押到看守所后,她的5歲女兒無人照看。宋建芬和所領導把情況向上級匯報。經過不懈的努力,小女孩被安置到了社會福利院。當時,宋建芬已身懷六甲,仍然時常挺著大肚子,到福利院去看望小女孩。

在看守所工作時,宋建芬考取了國家認證的三級心理咨詢師資格證,還撰寫了《女性在押人員管理機制轉型探析》論文,榮獲第九屆三明警學論壇優秀獎。


長翅膀的媽媽 

宋建芬有兩個孩子,大女兒讀小學一年級,小兒子讀幼兒園。因為丈夫辦案出差經常不在家,照顧子女的事情只能落在她身上。


“每天早晨都是匆匆忙忙。老公、婆婆、媽媽、老師和我,都是接力賽道上的運動員,孩子是我們手里的接力棒?!彼谓ǚ易晕掖蛉さ卣f。為了給女兒擇校,宋建芬猶豫了一年。她說,按照居住小區劃片,今年剛上小學的女兒,就近入學在實驗小學。但考慮到單位離學校比較遠,孩子上下學接送不方便,她將女兒轉到新成立的城關第三小學?!叭思覑鄣綄嵭?,我卻往外跑,只因為現在的學校離單位近,只有5分鐘的車程,我接送孩子比較順路、方便?!?nbsp;


在年初疫情期間,陳君忙著偵辦防疫物資的反詐騙案件,經常不著家。一次,周末晚上9時許,宋建芬接到指揮中心指令,有一輛小汽車從敏感地區回到大田,要她及時將車輛軌跡研判出來。她把孩子交給姐姐照看,自己趕到單位忙碌起來。完成所有任務,已是第二天凌晨1時許,回到家里,孩子們早就熟睡了。


兒子似乎懂得母親不容易,開學第一天給她涂鴉了一張水彩畫。天使的背上寫著一行字:“媽媽,這是我畫的你,而且你還有翅膀?!?nbsp;


女兒淚

今年8月,宋建芬的母親查出重病,到福州做胃全切手術。為了不耽誤女兒工作,老人自己去住院。


問起這事,一向堅強的宋建芬竟然控制不住情緒,說了句“這是我的軟肋”,而后,眼淚吧嗒吧嗒地落下來。她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女兒,內心充滿愧疚。


宋建芬談起當時的情景:她在醫院短暫陪護時,透過檢查室的玻璃門,看著母親按照醫生的指示在大口呼、大口吸,心情特別沉重,感覺非常無助。


后來,她偷偷拍下了父母相濡以沫的照片。在空蕩蕩的病房里,一瓶藥水孤零零地吊著,窗外的陽光連同窗格的影子投映在墻壁上,夕陽金黃明亮。兩位老人背對女兒,眺望著窗外的遠方。


不敢給承諾的男人

說起丈夫陳君,宋建芬既為他感到自豪,也流露出些許抱怨:“這是一個不敢給我承諾的男人。” 


幾年前,兒子抱在手里還不會走路。有一次,夫妻倆說好了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去圖書館看書,結果他們還沒坐下來,一個電話打來,通知陳君出警。陳君只好拋下娘仨,匆匆忙忙地走了。當時下著雨,宋建芬左手抱著兒子,右手牽著女兒,在路邊等了很長的時間才打到車回家。“那時又好氣又好笑,其實我們做警察的都是這樣,幾乎每天都要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回家?!?nbsp;


有一次,陳君的外地親戚辦喜事,母親去參加。一個月前,陳君說好了要帶上孩子陪老人一起,禮物置辦好了,連小車都借好了??墒?,臨出發前又接到任務,他只好把老人托付給了朋友。


他們的女兒也抱怨,很少有機會讓父親陪著一起玩。宋建芬安慰她:“無論你決定要做什么事情,哪怕一起吃餐飯,或者讓爸爸來接你放學,都不能把爸爸計劃進去,他工作忙沒有時間?!?nbsp;


陳君的父親也是一名在職的警察,與兒子一起并肩戰斗。老陳說孫子孫女經常約他周末去哪里走走,但是只要一有人問,他馬上就說:“那我不敢保證!” 老陳一臉無奈,“到時候再說”這句話,成了他和兒子陳君共同的口頭禪。



來源:大田縣融媒體中心(記者:林生鐘 羅珍華)



推薦